欢迎访问中国机械资讯网!
食品机械
当前位置: 首页> >雾灯 >正文

打补丁引发最大汽车维权断轴门让车主不敢载家人

(何籽/图)

维权人数之多,范围之广,超乎想象。

为避免“情绪失控”和“被不良分子恶意煽动”,各维权QQ群里必须遵守“理性维权”的规矩。违规且经提醒不改者,将被剔除出群。

最近的一次集体维权,发生在广州国际车展的展厅内。2014年11月23日,多名身着有“速腾断梁”“退车”等统一字样衣服的新速腾车主正在分发退车传单时,被现场的保安和警察带走,至于何时出来尚无消息。这也是新速腾车主第三次公开“请愿”。

2014年4月,新速腾后轴纵臂断裂事件,又称“断轴门”被曝光。

11月初,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称,相关分析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并已要求一汽大众进一步提交召回措施的技术论证材料。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权威的第三方机构就一汽大众的召回措施是否得当给出一个令各方信服的鉴定结果。

巧合的是,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征求意见虽已截止,但征求结果同样也未对外公布。从《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公开征求意见至今,“断轴门”事件在同一时间轴上持续发酵,恰恰为中国汽车召回制度的完善上了一堂公开课。

百城声讨大众新速腾

2014年10月26日,成都市民黎温一大早要赶去参加一个QQ群线下集体活动。出发前,他像过去的两个月里那样先趴在车后检查后悬架有无异常。

这辆新速腾是黎温的第一台车。现在他不敢开得太快,只要看到路上有减速带或坑洼,都会尽量绕行,实在绕不过去就充分减速,以保障后悬架的稳定。

两个月前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黎温当天开了近一个小时。他要去的地方是一汽大众成都龙泉厂区,和他一起到达的还有上百名速腾车主。在厂区大门前,黎温发现一汽大众的品牌标识等被人为遮掩。大门前站着二三十名警察,一字排开,横在维权车主和厂区之间。百余车主举着横幅,声讨大众,但直到下午1点维权人群散去,大众方面也没有人出面。

这一天,不仅是成都,还有全国20多个省超过110个城市的速腾车主发动了一场事关58万家庭的维权活动。这是2004年中国实施汽车召回制度以来规模最大的一起汽车集体维权。也是新速腾车主第一次集体维权。

2014年11月16日,全国各地再次爆发了几乎同等规模的维权行动。

黑龙江省速云南治疗癫痫专科医院腾车主李沐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也是没办法了才这样做。要不谁愿意周末来这里维权。”

李沐林说,在线下维权前,他们向汽车网站、各大论坛、大众中国、大众总部、质检总局、消协、工商局、3·15网站投诉、微博名人求助,但都无果。

一位一汽大众长春总部内部人士称,虽然早已在网络上看见了召集车主维权的海报,但维权人数之多,范围涉及之广,还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汽车评论员张志勇对此称,此次速腾车主维权是我国私家车市场开放以来汽车厂商和消费者情绪对立最激烈的一次。

事后,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一汽大众要求采访,但遭婉拒。

病腿未断,先打石膏?

“我最早关注维权是在今年8月份,也是从那时开始活在担忧之下。”黎温回忆道。

在此之前,新速腾车已成为车主们投诉的焦点。根据中国汽车质量网的统计,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30日,在投诉数量排行榜中,一汽大众速腾以893条高居排行榜首位。这款自2012年上市以来稳居同级车销量靠前位置的车型也成了投诉榜上的冠军。

10月17日,一汽大众发布公告,决定自2015年2月起在中国召回约56万辆新速腾汽车和1.7万辆甲壳虫汽车。另据大众方面公布的数据,受此影响的车型在全球大约还有72万辆(不含中国)。

在中国实施的召回措施,是在新速腾后轴纵臂上安装金属衬板,以消除安全隐患。对此,大众公司声称,如后轴纵臂发生断裂,金哈尔滨市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属衬板可以保证车辆的行驶稳定性,并会发出持续的警示性噪音。

然而,广大新速腾车主对此并不买账,讥称这一措施为“打补丁”。还有车主为此调侃,这意思就是,给你装了个铃铛,断了的时候提示你,“叮铃铃,叮铃铃,断轴啦,断轴啦。”

李沐林说,“(大众)现在的方案,好比‘病腿未断,先打石膏’,而不是去花力气真正医治‘病腿’。万一真是开着开着轴断了,我又没听到警示音,岂不有生命危险?”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健曾在接受人民网访问时指出断轴问题的严重性,“汽车悬挂出现故障,相对来讲比较恶性。因为悬挂直接连接车轮,断裂了,车轮可能就会跑掉,就会飞出去。如果速度高一点,就会倾翻。假如真是发生在高速路上车流密度大一点的地方,它不仅会自己出问题,很可能由于它的翻滚造成其他车辆大面积碰撞,引起整个交通系统的问题。”

10月25日,大众全球副总裁苏伟铭在媒体交流会上表示,新速腾不存在质量问题,召回仅为预防性措施。但大众一家之言难以服众,据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报道,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专家曾质疑新速腾后轴设计,认为其对中国路况考虑不足。

在采访中,南方周末记者发现许多速腾车主现在多是自己开车,基本不载家人。一位哈尔滨的车主说,“真出了什么事,自己扛着。但他们也担心,我妈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嘱咐我慢点开。&如何才能治疗重度癫痫病呢rdquo;

为降低潜在安全风险,黎温在车里放了些抱枕,说万一真发生事故还可以有软的东西阻挡下。他还在车尾贴了张警示标志,“不定时炸弹:有断裂风险,请保持车距”。

你认同“补丁”式召回吗? 

“不能堵路封路,不会打砸抢”

南方周末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场规模庞大的维权活动并无统一组织者。全国速腾维权QQ群群主兵兵说,“大家主要通过QQ、论坛等网上平台交流,没有人负责组织,至少在全国层面上看是这样的。”

为给维权车主提供信息沟通的平台,从2014年6月份开始,兵兵先后建立4个速腾维权群,群成员近5000人。而这一数目仅为近百个速腾维权群的一小部分。维权群的活跃度很高。即使在凌晨一两点,也经常有人讨论维权相关话题。

讨论过程中,担忧、愤怒等情绪会在言语中发酵。为避免“情绪失控”和“被不良分子恶意煽动”,兵兵在所管的各个群里,立下了“理性维权”等规矩。违规且经提醒不改者,将被剔除出群。

理性维权的声音从未间断。甚至有车主专门做出“维权攻略”。除列举现场维权的注意事项外,该攻略还格外提醒车主“自觉遵法守法,以爱国、守法、文明为原则进行理性维权”。这一“攻略”在各个维权群中广泛流传。

而在现实维权中,车主也力求秩序。“虽然我们对召回方案不满意,也很愤怒,但大家多是公务员、个体户、教师等,具有一定知识水平,有基本的法律意识,所以,大家约定好了不能堵路封路,不会打砸抢,维权时都很理性。”黎温说。

深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线下维权者讲,线下维权前会在线上号召,报名需要车牌、地名、电话。大家在特定群里约好时间、地点以及认领任务,比如印传单、买喊话器、车贴、维权过程中所需的食物和水。所有物品都是个人赞助。大家到现场签到,听从领队安排。

因不满主管部门在该召回事件中的表现,部分车主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诉讼材料递交给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此案的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立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国家质检总局应组织与生产者无利害关系的专家对召回方案消除缺陷的效果进行评估,以确定是否能够消除后悬架断裂的风险,并将评估报告向社会公布。但质检总局“怠于履行职责”,尚未发布评估公告。对此,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了国家质检总局,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应。11月2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回复“本案影响大、波及面广,还未决定立案”。

从10月26日的第一次百城维权到现在,速腾车主们的维权活动已经进入常态化。

邓州市哪里有癫痫病医院但现在新速腾车主们最关心的,除了一汽大众最终能否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说法外,还有那些被扣留在派出所的车友们。 (应采访者要求,黎温、李沐林为化名)


上一篇:豪华品牌京城逆市大举扩张面临经营风险  下一篇:主流车型年内价格难有崩塌式举措

友情链接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癫痫病能治吗  昆明癫痫病医院  治好小儿癫痫方法  南昌癫痫医院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个好 

Copyright 2017 http://jx.gmtv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食品机械(1999-)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备案号:浙ICP备15039727号-63